笔趣阁 > 密战无痕 > 第484章:包庇是很严重的罪行

第484章:包庇是很严重的罪行

    对池内樱子而言,有了“吐真剂”,对刘国兴额的审讯工作进展异乎寻常的顺利,人一旦开了口,那就等于破除了心里障碍了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什么样的情况下说的。

    招供一句,与招供十句有区别吗?

    那还不如破罐子破摔呢!

    就算硬挺着不说,那无非是再用一支“吐真剂”的效果,根本无法阻止对方从自己嘴里掏出实话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屈服于药物之下,这已经非人力所能抗拒的了。

    在池内樱子看来,这已经是一场巨大的胜利,刘国兴和毒蛇现在都已经证实是queen麾下的组织。

    刘国兴的小组基本上都已经被被抓了,毒蛇虽然还在活动,但现在也已经有了相关线索了。

    只要继续挖下去,那找到毒蛇并不是难事儿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存在于76号内部的那个神秘莫测的高层卧底,他是谁,现在还还不清楚,刘国兴不知道对方真正的身份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刘国兴,当日.你与手下朱山缘意图绑架陈淼处长,他的行踪消息是何人给你?”池内樱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king。”刘国兴楞了一下,居然鬼使神差的回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在陈淼给他的“话本”上的,这是他的自由发挥,不过陈淼很快就分析出刘国兴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他不打算出卖出卖陈明初,因为他一旦卧底进入76号,陈明初是可以被他利用的,因为陈明初有把柄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当然,眼下他不会用,但关键时刻可以,而且出卖陈明初,对他现在来说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都已经开口了,那下面池内樱子应该不会再给他用“吐真剂”了,那就赌一把。

    反正他接下这个任务,本来就是九死一生,若是最后不成,那也只能算是天意了。

    “king?”池内樱子微微一皱眉,她原本对陈明初是有怀疑的,当然陈明珠的嫌疑也不小。

    但陈明珠的身份完全不能够跟“king”相提并论,何况陈明珠根本就算不上一个有经验的特工,她也接触不到76号的机密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怀疑最多的还是陈明初,当然还有陈淼,她没有对任何人讲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king是陈明初的话,那就能解释的通了,陈明初主动投靠的76号,又奉命跟刘国兴等人暗通款曲,这样他就完美的掩盖了自己是军统打入76号卧底的身份。

    因为他跟刘国兴的联系是林世群默许的,这让他可以在某种程度上,可以光明正大跟军统方面联络而不会被怀疑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“king”呢?

    池内樱子不知道,但是她知道她另一个怀疑对象陈淼似乎对陈明初也相当维护,甚至不惜在案件卷宗上作假。

    支撑她对陈淼怀疑的证据只有不知所踪的喜鹊的一个“化名”的供述,而跟陈淼有联系的不过是,他曾经使用过这个化名。

    使用同一个化名的人就一定是一个人吗?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,那名字一样,就能认定是以个人吗?

    显然不行,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,她即便是怀疑陈淼,也不能随意讲出来,只能暗中怀疑,调查。

    “king是如何联系你的?”

    “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他的声音一些声音特征?”池内樱子问道,都过去几个月了,想要通过电话查找线索,那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是个男的,听声音判断应该三十岁左右,跟他的声音差不多。”刘国兴手一指陈淼说道。

    陈淼心里苦笑,刘国兴在注射“吐真剂”的情况下都已经说不知道了,现在却又说自己的声音跟“king”相似,这不是故意在池内樱子面前上眼药?

    但是,他越是这样说,听在池内樱子心里越是觉得他陈淼跟“king”没有关系,因为是他亲手抓的刘国兴。

    刘国兴恨自己很正常,而且是利用他的女人算计他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池内樱子就更加没有理由怀疑陈淼了,如果陈淼是那个卧底“king”,他有这个必要设下圈套抓捕刘国兴吗?

    就算做戏给她看,也完全可以中间放水。

    抓了刘国兴对他没有丝毫的好处,甚至刘国兴还因此会恨上他,故意的找他的麻烦,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

    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池内樱子对陈淼的怀疑不由的有减少一分,而对陈明初的怀疑则是不断的在增加。

    陈明初既然要抓捕刘国兴,为何他自己不出手,非要让陈淼出面,难道他跟陈淼的关系好到可以连立功的机会都可以相让吗?

    陈淼抓了朱山缘而立功,也因此为他遮掩一些秘密,虽说这是来自林世群暗中授意,但是陈淼帮陈明初帮的似乎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信任陈明初吗?

    他俩之前可是有不小的过节的,这过节真的能因为两人现在同属一个阵营就烟消云散了?

    池内樱子决定好好的查一下陈明初的过往,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反间谍的时候,一旦正面查找线索无法进行下去的话,查过往是一条非常值得尝试的路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因为过去行事不够周密,反而更容易暴露自己。

    “刘国兴,你跟陈明初是什么关系?”池内樱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去是同僚,现在是对手,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在成为对手,敌人之后,就没有再联系过吗?”池内樱子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我当初来上海的任务就是希望劝说陈明初和桓长官他们弃暗投明的,但是接触之下,我发现陈明初根本没有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王天桓呢,他是否有意动?”

    “我们接触过几次,桓长官最终都没有下定决心。”刘国兴道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王天桓当时是有想重新回归军统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在还没得到确切答复之前,就先后发生了福民医院刺杀案和兆丰总会的枪击案,桓长官被76号软禁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。”刘国兴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陈明初的妹妹陈明珠是什么关系?”池内樱子显然是做了功课来的,刘国兴既然开口了,那就索性一次性把能够问的问题,或者说想搞清楚的事情给问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陈明珠是我应陈明初的要求从湖南老家安排护送来上海的,他想知道自己家人在老家的情况,尤其是我们军统方面有没有对他家人采取行动。”刘国兴解释道,“一路护送她从湖南老家来上海的是我的手下朱山缘,我本人跟陈明珠的关系并不是很熟。”

    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“陈明珠跟朱山缘很熟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,当时陈淼处长跟陈明珠小姐在皇后咖啡馆坐下的时候,朱山缘伪装成侍应生为她们服务,陈明珠小姐应该第一眼认出来了,而不是陈淼处长发现他的异常,才果断处置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。”刘国兴朝陈淼投过于一瞥。

    “是,明珠小姐当时是认出了朱山缘,她的神情很紧张,但是不知道该如何提醒我,因为她深知,这些人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徒。”陈淼很淡然的解释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淼明显是在胡说八道,刘国兴很吃惊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,他脑子里瞬间浆糊了。

    池内樱子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她岂能听不出来,陈淼这解释的话太过牵强了,都这个时候了,他还在维护陈明初和陈明珠这对兄妹?

    这简直不应该是一个合格的情工该有的素质。

    “好吧,最后一个问题,刘国兴,重庆方面派你这一组人来上海的任务是什么?”池内樱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刺杀汉奸卖国贼汪氏。”刘国兴没犹豫,这已经不是秘密了,尤三和朱山缘或许没招,但平,谭两位都已经被日本宪兵队从法捕房引渡过去数月了,严刑拷打之下,早就承受不住,把该说的都说了,他还有什么可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下去吧。”池内樱子一挥手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三水君,我觉得我们该好好谈一下了。”办公室内,池内樱子很严肃的对陈淼提出了好好谈一下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樱子小姐,我也正有此意。”陈淼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你出于某种原因,而必须要维护陈明初,但是他现在身上的怀疑是最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樱子小姐怀疑什么,怀疑他是卧底king?”陈淼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是king,刘国兴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或许不知道,又或许是故意的为他遮掩。”池内樱子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很简单了,再给刘国兴用一支吐真剂不就可以了?”陈淼很直接了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水君,我知道你跟陈明初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样,你们过去的关系曾经很不错,要不然,他也不会为了将你拉入76号而不择手段。”池内樱子道。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,樱子小姐。”陈淼拒绝谈论他被迫加入76号的那段经过,那是他心里的伤疤。

    “陈明初应该早就跟刘国兴断了关系,但实际上他们暗中一直都有联系,甚至是他一直在暗中庇护着他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如果陈明初是king的话,这对你来说,心理上是很难接受的,他拼了命把你拉入76号,自己却是重庆方面派遣潜入76号的高级间谍,这结果实在是太戏剧话了。”池内樱子似乎看穿了陈淼的内心,“三水君,包庇是很严重的罪行。”

    陈淼目瞪口呆,池内樱子居然从心理学上解释了自己为什么如此包庇陈明初、陈明珠兄妹,原因是居然是自己不肯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。
    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,方便下次继续阅读!
添丝袜视频